當前位置:大學(xué)路 > 教育資訊 >正文

?中國父母在子女課外輔導上花了多少錢(qián)

更新:2019年11月11日 22:19 大學(xué)路
高考是一個(gè)是一場(chǎng)千軍萬(wàn)馬過(guò)獨木橋的戰役。面對高考,考生總是有很多困惑,什么時(shí)候開(kāi)始報名?高考體檢對報考專(zhuān)業(yè)有什么影響?什么時(shí)候填報志愿?怎么填報志愿?等等,為了幫助考生解惑,大學(xué)路整理了?中國父母在子女課外輔導上花了多少錢(qián)相關(guān)信息,供考生參考,一起來(lái)看一下吧?中國父母在子女課外輔導上花了多少錢(qián)

課外輔導是一種較為常見(jiàn)的課外學(xué)習活動(dòng),也是一種組織化的校外活動(dòng)形式。特別是在中國的基礎教育階段,學(xué)校系統往往傾向于為學(xué)生提供均質(zhì)化的學(xué)習資源,以保障教育公平。

本文對課外輔導的討論,涵蓋了兩大類(lèi)課外學(xué)習活動(dòng):學(xué)業(yè)類(lèi)輔導(影子教育)和才藝類(lèi)輔導。我們將基于中國家庭追蹤調查(China Family Panel Studies,CFPS)數據依次探討三個(gè)方面:課外輔導的參與率、課外輔導的經(jīng)濟支出和課外輔導的具體內容。在每一個(gè)方面,我們都先使用CFPS 2014數據來(lái)呈現相應的地域和階層差異,再通過(guò)CFPS不同年份數據的對比分析來(lái)呈現相應指標的時(shí)期變動(dòng)情況。


課外輔導的參與率


輔導參與率最高的地區是上海,接近50%,而最低的地區是廣東,不到10%。


輔導參與率從3歲到11歲不斷升高,此后幾年基本持平,自15歲起有所下降。


本文使用CFPS 2014數據來(lái)呈現3-18歲人群在“過(guò)去一年”輔導參與率的地域和階層差異,并使用CFPS 2010和CFPS 2014各自的3-18歲樣本,考察輔導參與率從2010年到2014年的時(shí)期變動(dòng)。

從全國范圍來(lái)看,“過(guò)去一年”課外輔導參加者的比例為20.5%。換句話(huà)說(shuō),大約每5個(gè)3-18歲的人中,就有1個(gè)人在最近一年內購*了某種(包括學(xué)業(yè)類(lèi)和才藝類(lèi))課外輔導服務(wù)。


分地區來(lái)看,課外輔導參與率在5個(gè)獨立抽樣省份(上海、廣東、甘肅、遼寧、河南)之間差異明顯:輔導參與率最高的地區是上海,接近50%,而最低的地區是廣東,不到10%??梢钥闯?,課外輔導參與率的高低與各地區經(jīng)濟發(fā)展程度的高低之間存在一定關(guān)聯(lián)性,但不完全是“水漲船高”的簡(jiǎn)單對應關(guān)系。


廣東省就是很突出的一個(gè)例外:盡管它的經(jīng)濟發(fā)展水平在全國范圍都處于領(lǐng)先地位,但此處顯示的輔導參與率卻遠遠低于經(jīng)濟水平相當的上海、低于遼寧和河南、甚至略低于經(jīng)濟發(fā)展遠遠落后的甘肅。這可能與廣東當地的教育文化或課外輔導環(huán)境有關(guān)。


另一種可能是該年份廣東樣本的代表性較差。不過(guò),基于CFPS 2010年和2012年兩期數據的補充分析否定了這種猜測。使用同樣的計算口徑,對比上海、遼寧、河南、甘肅和廣東五地的課外輔導參與率,廣東省的輔導參與率都一直都是相對較低的:在2010年排第4位,在2012年則排第5位。此外,CFPS 2014還詢(xún)問(wèn)了“過(guò)去非假期一個(gè)月”的課外輔導參與情況。采用這種問(wèn)法,課外輔導參與率在甘肅(6.4%)和廣東(5.4%)仍然遠低于上海(30.2%)、遼寧(24.5%)、河南(11.0%)和全國平均水平(11.4%)。

近些年,兩性在許多教育指標上呈現出趨同趨勢。因此,上圖顯示的兩性間均等化的課外輔導參與率同以往相關(guān)研究的發(fā)現是一致的。


首先,從全國樣本來(lái)看,課外輔導參與率隨年齡增長(cháng)的變動(dòng)模式呈現出了“倒U型”結構:輔導參與率從3歲到11歲不斷升高,此后幾年基本持平,自15歲起有所下降。


可以看出,這一模式大致對應了不同的教育階段,即課外輔導參與度在學(xué)前和小學(xué)階段不斷升高,在初中階段基本穩定,然后自高中開(kāi)始逐步降低。


其次,上圖的城鄉對比分析揭示了城鎮地區在以下兩個(gè)方面領(lǐng)先于農村地區:一是城鎮地區的輔導參與率在各個(gè)年齡段都領(lǐng)先于農村地區;二是城鎮地區在課外輔導參與的“起步”和“加速度”上領(lǐng)先于農村地區,因為城鎮地區輔導參與率隨年齡變動(dòng)的上升曲線(xiàn)部分坡度更陡、波峰出現的也更早。這既可能源于城市地區課外輔導資源更高的可及性,也可能和城市家庭對課外輔導的認知態(tài)度和支付能力有關(guān)。

上圖按照家庭人均收入將所有3-18歲人群四等分后發(fā)現,家庭人均收入處于最低50%的人群在輔導參與上幾乎沒(méi)有差別,家庭人均收入處于最高25%的人群參與輔導的比例則在整體上明顯高出其他較低階層。


課外輔導的經(jīng)濟支出


上海家庭在課外輔導上的經(jīng)濟支出是全國均值的近兩倍,廣東不及遼寧。


收入水平位于最高25%的家庭,在子女3-5歲時(shí)的投入顯著(zhù)高于其他收入段家庭。


農村家庭的課外輔導支出增幅高于城鎮家庭。


針對參與了課外輔導的人群,上表報告了全國及CFPS 5個(gè)獨立抽樣省份在“過(guò)去一年”的輔導支出水平。


從全國范圍來(lái)看,課外輔導支出的平均值是2268元,中位值是1200元,平均值明顯低于中位值,這說(shuō)明中國家庭課外輔導的經(jīng)濟支出分布偏向較低水平。從5個(gè)獨立抽樣省份的數字對比來(lái)看,上海和遼寧兩地的輔導支出水平明顯較高,而河南和甘肅兩地的支出水平明顯較低。


值得注意的是,無(wú)論從均值還是中位值來(lái)看,廣東省的輔導支出水平都大致只與全國的一般水平相當,這顯然與廣東省在全國領(lǐng)先的經(jīng)濟地位是不符的。相似地,甘肅地區樣本的輔導支出也高于河南地區。結合上文所發(fā)現的廣東省較低的輔導參與率,我們現在比較確定,單純的“經(jīng)濟決定論”無(wú)法有效解釋不同省份課外輔導的參與度和經(jīng)濟支出。


由于樣本量的限制,這里結合年齡段與教育階段的大致對應關(guān)系,將樣本分成了3-5歲、6-11歲、12-14歲和15-18歲四個(gè)年齡組。


在每一個(gè)年齡組中,再進(jìn)一步對比農村和城鎮的輔導支出水平。


首先,從全國范圍來(lái)看,輔導支出水平從低齡組到高齡組不斷上升,但在12-14歲和15-18歲兩個(gè)年齡組中,輔導支出的中位數沒(méi)有差別。


其次,對于各個(gè)年齡段的輔導參與者,城鎮地區的輔導支出都明顯高于農村地區:一方面,城鎮家庭可能為子女購*了更高價(jià)格、因而也更高質(zhì)量的課外輔導服務(wù);另一方面,城鎮家庭對子女課外輔導的支持力度可能也可能高于農村家庭。


最值得關(guān)注的是家庭收入水平處于最高25%的階層:在各個(gè)年齡段,該階層的輔導支出水平都大大高出其他幾個(gè)階層,這一優(yōu)勢在低年齡組,特別是在3-5歲的學(xué)前兒童組,表現最為明顯。


表格顯示,從2010年到2014年,全國課外輔導的名義支出中位數從500元增長(cháng)到1200元,翻了一番還要多。這種增長(cháng)趨勢在男性和女性?xún)和惺窍喈數摹?/p>


值得關(guān)注的是,盡管輔導支出的增長(cháng)是普遍趨勢,但農村相較于城鎮、低收入階層相較于高收入階層,輔導支出的同期增幅更為明顯。特別是家庭收入處于最低25%和中下25%的群體,輔導支出中位值翻了兩番,而更高收入階層的輔導支出同期只翻了一番。


對于這一現象,我們在此提出兩種可能的解釋?zhuān)阂皇歉唠A層家庭擁有更多的資源和手段來(lái)安排孩子的課外時(shí)光,因而對課外輔導這種學(xué)習模式的依賴(lài)程度低于其他較低階層;二是低階層家庭對孩子的教育期望并不比更高階層的家庭低,隨著(zhù)社會(huì )上課外輔導服務(wù)的可及性不斷提高,低階層家庭對孩子的教育期望可以通過(guò)課外輔導這條渠道更大程度地折射出來(lái)。


課外輔導的具體內容


男孩單純參加學(xué)業(yè)類(lèi)輔導的比例明顯高于女孩,而女孩單純參加才藝類(lèi)輔導的比例明顯高于男孩。


富裕地區或富裕階層的家庭對于孩子早期發(fā)展階段的課外輔導,更為側重才藝類(lèi)輔導。


當前中國家庭中參加了課外輔導的孩子,有多大比例在單純參加學(xué)業(yè)類(lèi)輔導?有多大比例在單純參加才藝類(lèi)輔導?又有多大比例的孩子在“雙管齊下”,同時(shí)參加學(xué)業(yè)和才藝兩類(lèi)輔導?


針對被訪(fǎng)家庭中每個(gè)正在上學(xué)的子女,CFPS在歷次調查中都詢(xún)問(wèn)了“最近非假期的1個(gè)月”,孩子是否參加了課外輔導,并進(jìn)一步通過(guò)多選題的形式收集了該段時(shí)期內的輔導參與者正在參加的輔導項目,具體包括:


(1)學(xué)校課程(如語(yǔ)文、數學(xué)、英語(yǔ)、物理、化學(xué)、生物、地理等科目);
(2)競賽輔導(如奧賽、華賽杯、希望杯等);
(3)才藝培養(如琴、棋、書(shū)、畫(huà)、體育等);
(4)心智開(kāi)發(fā);
(5)親子活動(dòng);
(6)其他項目。
我們將選項中的前兩類(lèi)歸納為學(xué)業(yè)輔導類(lèi),把其他類(lèi)別歸為才藝輔導類(lèi),然后在此基礎劃分出三種輔導類(lèi)型:“純學(xué)業(yè)類(lèi)”、“純才藝類(lèi)”和“兩者兼有”。


針對2014年“最近非假期1個(gè)月”參加了課外輔導的人群,表格展示了全國范圍、分性別、分城鄉、以及不同收入階層在各輔導類(lèi)別上的分布。


首先,從全國范圍來(lái)看,67%的人在單純參加學(xué)業(yè)類(lèi)輔導,25%的人在單純參加才藝類(lèi)輔導,而8%的人在“最近非假期1個(gè)月”同時(shí)參加了學(xué)業(yè)和才藝兩類(lèi)輔導項目。由此可見(jiàn),學(xué)業(yè)類(lèi)輔導是課外輔導的主要形式。


分性別來(lái)看,盡管前面兩節發(fā)現男孩和女孩在輔導參與率和輔導支出上都沒(méi)有明顯差別,但此處則顯示出兩性在具體輔導類(lèi)別上的差異:男孩單純參加學(xué)業(yè)類(lèi)輔導的比例明顯高于女孩(71.3% vs. 62.4%),而女孩單純參加才藝類(lèi)輔導的比例明顯高于男孩(29.3% vs. 20.9%)。


此外,通過(guò)城鄉或收入階層的對比分析也顯示,來(lái)自較發(fā)達地區和較富裕家庭的課外輔導者,單純參加純學(xué)業(yè)類(lèi)輔導的比例都較低,而單純參加才藝類(lèi)輔導的比例都較高。


不同年齡段兒童對不同課外輔導內容的側重是否與階層有關(guān)?


事實(shí)上,已經(jīng)有研究發(fā)現,高階層家庭比低階層家庭更注重為孩子早期階段的才藝或運動(dòng)發(fā)展方面投資。沿著(zhù)這一邏輯,我們猜測,在較低年齡段的輔導參與者中,不同階層選擇學(xué)業(yè)類(lèi)或才藝類(lèi)輔導項目的時(shí)期變動(dòng)可能會(huì )表現出更為清晰的模式。


上表呈現了2012-2014年輔導參與者接受不同類(lèi)別輔導的城鄉差異和收入階層差異。此時(shí)可以清晰地看到:2012-2014年,富裕地區或富裕階層的家庭對于孩子早期發(fā)展階段的課外輔導,表現出更為側重才藝類(lèi)輔導、同時(shí)降低對學(xué)業(yè)類(lèi)輔導重視程度的趨勢。


另一方面,低階層家庭的孩子盡管在輔導參與和輔導支出上的增幅都超出了較高階層,但不同于更高階層的是,他們對學(xué)業(yè)類(lèi)輔導的依賴(lài)沒(méi)有太大變化。


【特別說(shuō)明】


CFPS采用“過(guò)去一年”的提問(wèn)方式來(lái)詢(xún)問(wèn)課外輔導的經(jīng)濟支出,而采用“過(guò)去非假期一個(gè)月”的提問(wèn)方式來(lái)詢(xún)問(wèn)課外輔導的具體內容。因此,文中對于課外輔導經(jīng)濟支出和輔導具體內容的探討分別對應了兩種不同的統計口徑。
此外,基于上述兩種提問(wèn)方式可以分別得到“過(guò)去一年”的輔導參與率和“過(guò)去非假期一個(gè)月”的輔導參與率,我們對比了兩種口徑下的全國平均參與率、分省的參與率和分性別的參與率,數據結果所呈現的模式是非常一致的。出于樣本量的考慮,文中只報告“過(guò)去一年”課外輔導的參與情況。


[作者張月云系山東大學(xué)社會(huì )學(xué)系副教授。本文改寫(xiě)自《中國民生發(fā)展報告》(社會(huì )科學(xué)文獻出版社,2019年5月)第九章“課外輔導”]

以上就是大學(xué)路為大家帶來(lái)的?中國父母在子女課外輔導上花了多少錢(qián),希望能幫助到廣大考生!
免責聲明:文章內容來(lái)自網(wǎng)絡(luò ),如有侵權請及時(shí)聯(lián)系刪除。
與“?中國父母在子女課外輔導上花了多少錢(qián)”相關(guān)推薦

每周推薦




最新文章

熱門(mén)高校 更多




聯(lián)系我們 - 課程中心
  魯ICP備18049789號-7

2020大學(xué)路版權所有 All right reserved. 版權所有

警告:未經(jīng)本網(wǎng)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